Posted on 1 Comment

在此立存300年-丁家家谱字辈

X X 学亭

如为方昌

家友庆祥

时培茂珍

福开松光

这次清明上坟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这个字辈。

最前面的XX表示知道这个字辈的老人自己记不清了。

我是“家”字辈的。在我之后还有11辈的字辈可以查到,一辈(代)人大约是30年差距,11辈就是300多年,所以我说“在此立存300年”!

呵呵,300年后就是23XX年了,天哪!

参考:

字辈_百度百科

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国内钢筋加工配送产业的发展与效益分析

最近大半年对钢筋加工配送有点兴趣,想从中探讨一下发展和效益问题,下面的资料全部是自己从网上找的。

应该说这个行业还是一个新兴产业,用百度搜索关键字:钢筋加工配送,仅仅9210篇;如果模糊一点搜索,多加几个空格:钢筋 加工 配送 ,搜索结果还是不多:62600篇。

一、背景资料

早在1999年,商品混凝土的出现引发了建筑物流的第一次革命。

当时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支持下,为适应市场的发展需要,像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成立了多家专业化、商品化的混凝土搅拌站。经过几年的发展,实践证明,商品混凝土的出现对我国建筑业的 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而目前,作为约占工程总造价30%的钢筋,却依然采用落后的现场加工工艺,严重的制约了施工机械化程度的提高,成为我国建筑业加 快发展的瓶颈。

因此,钢筋加工配送是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即将引发我国建筑物流二次革命。

2003年,我国用于砼结构的钢筋,包括非预应力钢筋和预应力钢筋总量超过5000万吨,占我国钢材生产总量相当大的比例。但是,建筑用钢筋规格形状复杂,钢厂生产的钢筋不能直接应用于建筑工程,需要根据建筑设计图纸的要求经工艺加工后再用于工程。在这个环节,我国长期以来主要依靠人力进行分散加工。

近几年,钢筋加工开始使用自动化水平较高的设备,使钢筋加工的工厂化生产和商品化成为可能。自2004年6月份开始,在中国”钢筋加工配送”市场已经开始启动,主要来源于钢材流通企业、建筑施工企业和钢铁厂三大领域。虽然半机械化加工方式有所发展,但总的来说,由于缺少科技含量和先进的技术手段,发展水平不高。

国内的钢筋加工机械专业制造商:TJK天津市建科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二、优劣分析

对于业主单位而言
1、由于商品钢筋减少了加工损耗,也就降低了整个工程成本;
2、避免了甲方单位预算人员与乙方施工单位在钢筋耗量计算上的误差,减少了甲、乙双方的工作磨擦,
3、对于没有加工场地或场地狭小的甲方而言,避免了场租、临建及二次倒运费用的支出;
4、采用商品钢筋拿来就用,大大缩短了施工工期;
5、工程质量有了更可靠的保证,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有先进的连接工艺及设备,因为作为商品钢筋它不但要把产品送到客户手中,还要为客户提供良好售后服务和售后钢筋质量担保。

对于施工企业而言
1、它能同时为多个工地配送成型钢筋,可进行综合套裁,使钢筋的利用率提高,节约了资源,大大降低了施工企业钢筋制作成本;
2、由于商品钢筋配送,减少了施工企业资金占用,缓解了资金使用的矛盾;
3、由于使用了先进的生产设备及工艺,提高了加工精度,为使施工企业创建优质工程打下了基础;
4、解决了施工企业采购人员,加工人员,设备维修人员及加工设备、场租等费用的投入,避免了工程因开、竣工所带来的机械设备、原材料迁移及工作人员管理、吃、住所需临建及其它各项费用,为施工企业减少了费用支出;
5、由于配送中心采用了国际上先进的生产设备,自动化程度高,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益,可以有效缩短工程工期;
6、配送中心在实施钢筋加工配送过程中,确保了施工现场整洁文明,排除了由于钢筋加工制作带来的不安全隐患;
7、施工企业不在施工现场进行钢筋加工降低了噪音污染,解决了扰民问题,增进了社会效益;
8、由于施工企业在文明,安全施工方面为甲方树立了良好形象,在自己增进效益的同时也为甲方控制了成本,便于以后与甲方单位的继续合作和开辟市场,同时也为自己树立了企业形象。

三、发展瓶颈

1、商品化的加工配送会引起利益再分配。 Continue reading 国内钢筋加工配送产业的发展与效益分析

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转帖:中国科幻小说为何没落?

小时候看过的、记忆很清晰的有童恩正的《珊瑚岛上的死光》、《西游新记》,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迹》,郑文光的《飞向人马座》、《太平洋人》等等。《我们爱科学》(或者是《少年科学》)杂志以前还连载过科幻侦探小说,主人公叫“金明”,记不清了,是不是叶永烈的作品?

原文链接:http://book.qq.com/a/20090320/000006.htm

27天决定科幻界命运起伏

80后们今天或许已经没几个听说过专有名词“清污”(清除精神污染)了。经历了一个运动不断的时代之后,作为那个时代的尾声和回光返照,“清污”运动来势迅猛却短平快,后劲不足,短短27天后便销声匿迹。除了留下些许谈资话柄外,似乎不留痕迹。

但就是这场骤雨,在事实上改写了中国科幻小说创造和出版的历史。

方兴未艾正当时

1978,改革开放元年。随着风气渐开,科幻文学也迎来了春天,创作和出版呈现出飞速发展的两旺势头。

对科幻人来说,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也是一个不可复制的高峰。从叶永烈发表十年动乱后第一篇科幻小说《石油蛋白》开始,科幻创作可谓风起云涌。直到今天,中国科幻代表作和经典之作,无论是一般人耳熟能详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珊瑚岛上的死光》,还是科幻文学界普遍认可的《飞向人马座》,几乎都是那几年集中诞生的。

叶永烈在文革前完成的《小灵通漫游未来》,1978年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成为整整一代人的科学启蒙书,首印100多万册,先后发了300万册,这个原创科幻小说的发行纪录至今没有被打破。我们今天还在用的通讯设备“小灵通”,名字即出自这里。

童恩正创作的《珊瑚岛上的死光》出版后,科学的幻想色彩、民族情怀、爱国主义和反抗国际敌人的正义,这样的配料足以令国人热血沸腾。对那时候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1980年拍成的同名电影是他们平生看过的第一部科幻电影,现在的归类属“惊悚片 ”。而今天,互联网上流行着同名网络游戏,玩手众多。

《飞向人马座》则被认为代表了科幻小说在文学领域的最高成就,作者郑文光两次获得全国少儿文艺创作一等奖。1999年,已经成为中国科幻作品刊载平台龙头老大的《科幻世界》在清华大学庆祝创刊20周年,并举行银河奖颁奖仪式。“科幻小说银河奖” 是中国科幻界唯一重要奖项。《科幻世界》破例在那一年的奖项中单独设立唯一“终身成就奖”,颁给已经退出科幻创作舞台十多年的郑文光,以表彰他对新中国科幻小说创作事业所作出的无可替代的杰出贡献。

除了这三大力作,当时热门的科幻小说还有魏雅华的《温柔之乡的梦》,金涛的《月光岛》,刘兴诗的《美洲来的哥伦布》,萧建亨的《密林虎踪》,童恩正的《雪山魔笛》,叶永烈的《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迹》、《丢了鼻子以后》,郑文光的《太平洋人》和王晓达的《波》等。

1979年,严文井主持召开儿童文学创作会议,与会的高士其、冰心一致提议编选《中国30年(1949年-1979年)儿童文学作品选》,其中“科学文艺”与“小说”“散文”一样,单独列为一卷。同年,“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奖”在人民大会堂颁奖,科学文艺作品入选24部,一等奖是《小灵通漫游未来》和《飞向人马座》,获二等奖的有叶至善、萧建亨、童恩正和鲁克四人的作品,当时的科幻创作和出版之旺盛和强势由此可见一斑。

据科学普及出版社的编辑白金凤回忆,当时是有一个科幻创作界的,一个群体,很团结也很高产,有老作家,也有刘佳寿、魏雅华、宋宜昌等新秀,包括还只是中学生的吴岩。

围绕着这个群体,科幻文学的发表和出版也很红火。那几年,几乎所有的文学刊物和科学报刊都争相发表科幻作品,几乎所有的科技类出版社对科幻小说的出版都是敞开大门的。内地的科幻刊物有5-8个之多,海洋出版社的《科幻海洋》、江苏科技出版社的《科学文艺译丛》、四川省科协的双月刊《科学文艺》、科学普及出版社的文摘性刊物《科幻世界》、新蕾出版社旗下创办的中国第一份科幻专刊《智慧树》。哈尔滨市科协动议创办中国第一份科幻小说专报,从1981年开始,先在《科学周报》的副刊上设8版增刊作为试刊,名之以《中国科幻小说报》。除了这些专门发表科幻文学的阵地,还有《少年科学》、《科学时代》、《科学画报》等积极刊发科幻作品的科普杂志。

中国出版界很快形成了科幻出版“四大重镇”:北京、上海、四川和黑龙江,集中地同步展现着中国原创科幻的水准。而自从1980年2月19日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萧建亨四人在《光明日报》发表关于科幻小说创作谈,科幻界有了“四大金刚”或“四大天王”的说法。后来,“四大金刚”的阵容有所改变,萧建亨创作渐少,慢慢淡出,刘兴诗补进来,坐了第四把交椅。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科幻小说创作的真正繁荣不完全表现在多产,文学质量也全面提升,积极探索自我角色定位,旗帜鲜明地寻求本土特色和民族化。较之1949年到文革前那段时间的科幻创作,这一时期的科幻小说,人物姓名普遍中国化,少见“托马斯”和 “安妮”了,故事场景也每每设在本土而非S国。郑文光就是凭借写中国历史的《地球的镜像》,打入英文世界的《Asia2000》杂志,并被香港报道为“中国科幻之父”,虽然这个称号后来也给他带来了好些麻烦。

科幻创作的题材也趋于现实。鲜为人知的是,文学圈流行过的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寻根文学等,都有相应的科幻版本。比如《星星营》引用《白毛女》“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主题,写文革期间,造反派给“牛鬼蛇神”注射反激素,激发其返祖现象,长出尾巴来,变成半猩猩。

科幻作品当时已经开始获得主流文学界的承认,《珊瑚岛上的死光》发表在《人民文学》,并跻身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飞向人马座》则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不管怎么说,当年的中国原创科幻正处于青春早期,生命力蓬蓬勃勃,蓄势待发,酝酿着巨大的突破和成熟。但就在这时候遭遇到的历史寒流,几乎酿成灭顶之灾。借用魏雅华在2006年全国科技大会上的话说:“1980年,中国至少有三四十种专业科幻刊物和报纸,还有两百多种文学期刊、一百七八十种科普期刊,中国一千多种报纸都在竞相发表科幻小说,每年都有数百篇上千篇原创作品问世,那样的辉煌留给我们的,是一种近乎凄美的记忆。”“中国的科幻小说一跤摔倒,二十多年过去,元气大伤的中国科幻至今没爬起来。”

姓科姓文的争论

在说中国科幻遭遇的毁灭性打击之前,应该提到这之前的“科文之争”。早在1979年,科幻文学姓“科”还是姓“文”的争议就已经浮出水面。之所以产生分歧,要从中国科幻的历史说起。 Continue reading 转帖:中国科幻小说为何没落?

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转帖:用事件表取代时间表

原文链接:http://geekonomics.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588265&PostID=16690142&idWriter=0&Key=0

黑体字是我加的。


在每天工作开始之前,应该首先计划一下今天准备做哪几件事。也就是说要给自己设定目标。

不行的人没有目标。普通人只有大的,关于最后结果的目标,比如说一个科学项目。而牛人的工作方式是设定为了实现最后结果的各种中间过程的具体的小目标。有了目标之后还要制定具体的计划。这里的关键词是“具体”!

有些有浪漫主义情怀的人认为工作是为了享受“过程的乐趣”,但事实是做事不是做爱。工作就是要完成这些目标,否则就成了行为艺术。

有了明确目标以后,工作就好像打仗一样,变得非常有活力。这时候什么闲聊喝咖啡上网都成了放松手段,除非你的工作还没有这些事情重要,否则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主动影响工作。

以任务为中心工作,最重要的好处是确保了任务的完成。而如果以时间表为中心去做事,很可能无穷多时间投入进去了,最后什么也没做到。这里的根本原因就是当一个人没有具体目标的时候,他会找到各种借口来让自己浪费时间。有时候这种行为甚至是无意识的。

每天工作结束,我们要问自己的问题不是这一天投入了多少时间工作,而是这一天干成了几件事。今天做不完可以明天做,但必须建立“一定要完成这几件事”的工作观。

多大的事情才能算做完成了一件事呢?我认为值得写在笔记上存档的事情才能算一件事。

我认为这些小目标小任务必须是“结果可观测”的。比如保存在计算机上的数据就是“不可观测”的,你必须把它画成图,给出一个科学解读和判断,才算是完成了一件事。再比如很多人认为读论文是重要的工作,但只“读”是不可观测的,最好把这篇论文的可取之处写入笔记,才算是做了一件事。

我观察那些有一定成就的人物,无不是以任务为中心去做事。如果我们要干一件事,我们就要把这件事干成。如果我们要学一个技能,我们就要把这个技能学会。哪怕我们只不过读一本书,我们也要把这本书读完。

有人可能会说这是一种功利主义思想,应该“不以成败论英雄”。其实我同意这种说法。并不是每个人都非得有所作为。无所作为也是一种人生境界,甚至可能更有美感。但我们的理工科思维不研究怎么做才有美感,我们研究“如果你想有作作为的话那么你应该怎么做”。那些鼓吹什么“体验工作的乐趣”的这种重在参与的人,最后很难取得任何成功。

每天像打仗一样工作有没有乐趣?我认为其实很有乐趣。但有一点必须明确,就是这种“以任务为中心”的工作,不“好玩”。肯定没有打魔兽世界有意思。很多很多任务本质上是脏活累活,是我们不爱干的。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每天都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很有意义。

看完后,也许你会想我就试试“用事件表取代时间表”这种做法吧?其实不应该这么做,那么我问你,你觉得文中哪句话最重要?

我认为是这句话:多大的事情才能算做完成了一件事呢?我认为值得写在笔记上存档的事情才能算一件事。

如果不先把每天的大大小小事情划好重要等级,一股脑儿的全部上,那么只会让自己手忙脚乱,最重要的任务还是无法完成。

所以在准备实施“用事件表取代时间表”前,记住这句话:每天只做一件事情,只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