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此为证,看看2012年9月18日(或19日)发生什么事情。

早上5点多醒来的,醒来后看看觉得还很早,又睡下,估计是在6点前后做的梦。好了,看正文:

梦的前面好像还有一段,但是忘记了。

我(文中提及的“我”都是梦中的我)去一个朋友家(这个朋友和我从初中就是同学,关系很好),他家住在一层,一层的进户门在阳台,阳台外是一条路。快走到他家时,我看到这条路是泥泞不堪的,到处是黄泥巴,好像还没修好。

我这时有点忘记他家是哪个门了,一层的所有住户的进户门(也就是阳台门)都是开着的,门前都放着鞋架。我站在第一家门后喊:爱民!,没人答应;第二家,看着鞋架上的鞋子不像是他的,也喊了一声,还没人答应;到了第三家,看见一双白色NIKE鞋,貌似他的,喊了一声,他在屋内答应一声:哎。我进门发现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感觉(是梦中的我的感觉)是他的同事。

我走到阳台,在我的左边,看见不远处是惊涛拍岸,还有几块礁石,海水一次次向我这边翻滚而来,有一个大浪扑打过来,我惊得向后一跳。我回头对他说:你这房子买的不错,有升值空间啊!都看见海水了!我记得这边没有海啊!这水从哪里来的?那个我以为是他同事的男的回答:哪有什么海水!是路对面的以前的那个大坑,里面现在全是水了。

我再看那片海水时,礁石、海水不见了,有一条很宽很宽的路,浅灰色路面,距离道路的很远很远处还能看见海水和礁石,我说:是吗!有个大坑?

我说:我们去看看,我和我的朋友(貌似他的一男一女同事不见了)横过路面。我记得路面很宽,走了一段时间才到路对面。果然有个巨大无比的大坑,像是南非钻石矿开采完后留下的凹坑一样,在大坑的最下面有个深洞,洞里面黑咕隆咚的,有条螺旋式的道路通向洞的深处,有很多很多人沿着路向深洞走去,当时就觉得很恐怖。

我抬头看天,这时候不知怎么是晚上了,云层薄薄的像轻纱。云层后是一个很大的球体(梦中的我认为那是月亮)在云中缓缓穿行,大球体的外表面有点象科幻电影中的飞船表面,灰白色、有块状、规则的突起,好像还有符号和字,现在记不清了。我说:这个月亮怎么这么奇怪!你快看!梦中的我感觉这不是月亮啊!体积也太大了,距离地面也太近了。这时,大球体的外表面突然有了图像,像放电影似的,球体表面慢慢地浮现出2012四个数字,2012隐去后,出现一行字:还有232天,是汉字。后面还有画面,可惜现在记不清了。

我很惊奇,说:爱民!这个月亮太奇怪了!这不是做梦吧?你掐掐我耳朵!他掐了我一下耳朵,有点疼,这我才确认不是做梦。掐耳朵是梦里的情形,梦里的我是感到耳朵疼了,通过这个疼,梦里的我确认我不是做梦,实际上还是在做梦。

记不清我说什么了,然后我们有点害怕,不知怎么就来到靠近我家附近的自来水公司营业所附近,我说:还是先买点水吧?不管怎么,水还是准备的。买几瓶?他说:买6瓶。

我这时候手里不知怎么有了4瓶纯净水,细细的瓶子,有一瓶的外面包装纸是绿色的,其他的3瓶是白色的。

我们走到一家卖小吃的摊子前,有纯净水和瓜子之类的,纯净水的牌子是百岁山还是百岁田牌子,大瓶装的,我想这个瓶子容量这么大,买4瓶也够了,还有手里的4小瓶。我说:买4瓶算了,这里还有4小瓶,多了太重不好拿。

买了4瓶,给他2瓶,我手里还有4小瓶,我又分了2瓶给他。

后面一段又忘记了,好像有很多事情。后来只有我一个人走在一个小巷里,光线很暗淡,好像还下雨了。手里拿的所有的水都不见了,只有一个餐巾纸包的东西,是小泥鳅、小海星等等在野外实在找不到吃的了、不得不吃的东西,都是活的,滑腻腻的,攥在手里时感到这些小东西想往外钻,钻出来一条小泥鳅掉在地上了,地上全是泥泞。

然后后面有一段又忘了,我走在财贸宾馆附近,有个家伙跟在我边上,我这时不知怎么身背一个公文包,这家伙老是想贴近我的包,我回头推了他一下,说:嘿,你干什么!这家伙看看我就走了。我刚走没两步,听见后面有人喊:化验单谁要!我回头看,有几个民工模样的家伙,我有点好奇:化验单有什么用?有个穿西服的男的正在看一张化验单,我说:我看看,说着就把化验单抢过来了,上面写着肝功能化验,还有一些英文缩写和数字,应该是化验项目,我说:你们这些家伙是不是想骗钱啊!装病骗你们老板钱啊!

我边说边走,这时突然想到我今天还要上班的,春节放假放完了啊!我心里一惊,就醒来了。

这个梦最意思、最关键的也许就是“还有232天”了,做梦时间是2012年1月30日早上,232天后是2012年9月18日,如果不算当天,是9月19日。

1月30日早上做的一个关于2012年的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